分类
成功的交易策略应该如何制定

可用的投資選擇

QQ

招商基金朱红裕调研纪要:做投资基础研究是第一位的

朱红裕:我基本都是偏左侧,比如二季度建仓的某些行业,当时没什么人看这个行业,现在普遍涨了40%、50%。还有很多股票不涨,股票可以养的,只要长期逻辑是顺的,基本面可以逐步验证,不怕它短期不涨。我从来没想过买的这个股票下个礼拜就要涨,很多人买了股票一个礼拜不涨就很焦虑,干嘛呢?我们有这么牛吗?我们有这么聪明吗?我们买了一个股票,下个礼拜、下个月就能涨,年化就能做到50%收益?如果每个人都这么牛的话,公募基金过去五年、十年、二十年的年化回报率有多少人能做到20%以上?慢就是快。

问:非常能理解,很恭喜,麻醉药目前市场认知度越来越高,大家觉得这两个公司的壁垒很好。我看了一下您买的时间,在一个多月之前,当时提的人都没有。当时大家都担心股东的问题,您是怎么思考的?

朱红裕:我们不去赌这个东西,跟董秘从来没有联系,看公告就可以了。很多人年报也不看,动不动给上市公司提各种意见,动不动对卖方,说这个做得不好、那个做得不好,其实很多信息都在公开信息里,就看你基本功做得够不够。过去十几年的年报好好读一读,看看这个公司到底在做什么,这个公司的风险在什么地方,它的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在什么地方有问题,大概率怎么演变。

问: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股票最好是低位没有动的,研究好了再买,或者在高位研究好了不买,等它跌了再买?

朱红裕:不全是这样,看绝对价格毫无任何意义,股价在什么位置根本就不重要。按照我们的思路,通常买的股票都会在比较底部的位置,但是不代表我们是看到股价在底部位置才去买它,股价在底部位置的股票多了去了。我们不要把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作为投资原则,什么叫似是而非的东西?价值跟成长也是似是而非的原则,什么叫价值,什么叫成长?大盘和小盘也不是原则,什么是原则?真正的原则是贵和便宜、好和坏,价值和成长是原则吗?大盘和小盘是原则吗?港股和A股是原则吗?根本不是原则。

问:朱总,您经验非常丰富,以前做过策略,在基金公司做过公募、专户,还到银行理财做过投资总监,尤其是在理财做投资总监和基金公司专户,这两段经历对您投资方法的迭代有什么帮助或者体悟?

朱红裕:不能说经验很丰富,应该说教训很多,犯过很多错误。作为研究员也好,基金经理也好,通常会想一个问题,我能不能找到一条路,这条路能更快从山底到达山顶。就跟我带我儿子去爬山一样,从山底开始爬,希望很快就能爬到山顶。实际上投资这条路没有标准答案,这个过程是你一辈子去摸索,摸索的过程就是犯错的过程,犯错的过程就是告诉你,你试了这条路,这条路走不通,这条路是错的,这条路是死路,这条路最终会让你车毁人亡。

问:朱总,您去理财子有什么感受吗?

朱红裕:包括招商基金也好、招商银行也好,绝大部分同事都非常敬业、认真、勤奋。

问:朱总,我们观察到您的一些比较特别的点,您做过专户、一级、私募,投资产品类型比较多,从二季报来看,接近一半的比例配置在港股上,国内以A股为主的基金经理多数对于港股都不是很擅长,不是很熟悉港股的估值体系,大部分基金经理对于港股比较谨慎。您对港股比较擅长吗?还是目前时点比较看好港股,还是自下而上选出来,构成了这样的组合?

朱红裕:不能说擅长,不管在A股还是港股,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小学生。

问:我们看了一下您的季报和公开采访,您在采访中讲到比较重视识人,挺有特点的,可能跟您的工作有一些关系,比方说选股时,是不是公司管理层是什么样的人,识人很重要?您在招商负责这个团队,对于团队的研究员怎么识人、怎么培养人也很有意义。作为基金研究机构,其实我们对于基金经理的理解也是识人的工作过程,基金经理是什么样的人、个人的秉性、风格是什么样的,可能决定了他会呈现什么样的投资风格。能不能再给我们讲一讲识人方面,您是什么样的投资人?您在工作当中对于研究团队、上市公司管理层识人层面的理解?

朱红裕:我入行,以前经常去调研,所以谈不上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只有很多教训,因为犯过很多错误。千万不要以为调研就能解决问题,调研很重要,但不代表我们去调研就能解决问题。

问:您在季报中讲到一点,可能是比较核心的投资逻辑,即坚持长期高胜率和中期较高赔率的原则,以较弱的行业相关性和较低的个股集中度获取稳健回报。我理解这是不是您比较核心的原则,长期高胜率和中期较高赔率,不是中期最高赔率。

朱红裕:我不希望承担过高风险去获得一般的回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尼古拉斯·塔勒布的《反脆弱》?投资和研究肯定要不断犯错误,犯错误没关系,但不能犯致命错误,我可以犯很多小错误,这个小错误不至于把我的组合、基金毁掉,我可以从小错误来检验方法论,不断迭代我的方法。也就是说我承担有限的风险,可以获得比较高的回报,这是非对称风险。塔勒布所说的非对称风险还有另外的含义,他最看不起拿别人的钱去赌博的人,赌对了,自己拿很高奖金,赌错了也不需要付出很高代价。

问:朱总,学习您的公开访谈资料,您提到4-5年前有一个契机,之前的方法论跟现在有很大差别,能否介绍一下不同点?

朱红裕:之前的方法论可能赔率看得多一些,动不动自己说服自己或者自己说服人家这个行业、这个公司能翻1倍、3倍、5倍。对于确定性的要求,所谓长期高胜率的要求,当时没有那么苛刻,没有那么高,这是最大的区别。当时这样的方法论一定意义上也有一点红杉资本给我的印象,我跟他们看了很多一级市场的项目,一级市场都是用高赔率来补偿低胜率。你怎么知道这个企业以后一定能变成行业老大,这个行业一定能走出很好的公司出来呢?搞不清楚,所以他们用很高的赔率来补偿比较低的胜率。二级市场不能这样,2013-2015年有多少人讲故事,很多垃圾股涨了5倍、10倍、20倍,这些公司都不在了,当时还有人上杠杆买这些股票,讲了一个远在天边的逻辑,动不动就讲这个公司能上万亿、上五千亿,结果呢?所以我现在在投资选择过程中,对长期高胜率非常苛刻。

问:朱总,招商核心竞争力这个产品的长期目标是怎么定位的?您想给客户呈现出的收益风险特征是什么样的?未来还有其他产品布局计划吗?

朱红裕:坦白讲,我真不知道该给客户什么样的预期,因为我自己也是这个产品的客户,很多同学、老领导、同事很信任我,他们信任我不是因为我的业绩一定能做多好,而是觉得我这个人还算靠谱,不讲空话、套话,能做多少业绩是另外一回事。

问:关于中国资管公司蓝海的观点我很认同,但这个事情不光是基金经理和投资经理的努力,招商这边有什么样的优势,或者还有哪些担心点,让您觉得能干这个事?

朱红裕:刚好前两周去一个国有企业调研,我蛮认同那个国有企业董事长跟我讲的话,他说作为一家国有企业,真正想把事情做好,不同层次的员工要坚持三个原则:

403 ERROR

Request blocked. We can't connect to the server for this app or website at this time. There might be too much traffic or a configuration error. Try again later, or contact the app or website owner.
If you provide content to customers through CloudFront, you can find steps to troubleshoot and help prevent this error 可用的投資選擇 by reviewing the CloudFront documentation.

基金从业考试时可以用计算器吗

电话

微信

QQ

电话

微信

QQ

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