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外汇交易入门相关问答

中国对冲基金的发展

又一家!生物制药上市企业设立私募基金公司

对冲基金在我国的发展及建议

具体来讲,加强国际协调与合作应当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第一,积极参与IMF改革,推动新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建立。作为世界三大经济组织之一,如果IMF倡导确立对冲基金的监管规则和相关金融市场规则,将有效地推动对冲基金在全球范围内的规范化发展。第二,积极参加国际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Security Commissions, IOSCO)的活动,加强同巴塞尔委员会的接触,推动制定对冲基金国际监管的统一规则和标准。IOSCO在推动证券监管规则的统一化方面,巴塞尔委员会在银行监管的国际监管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同时,两者均对金融衍生工具的监管影响巨大。随着对冲基金业的进一步发展,两者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对冲基金监管已经进入其议事日程。因此,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与这两者的联系,在确立对冲基金的监管标准方面,反映我国的意志和要求,避免因标准不公正而使我国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第三,加强双边合作。目前,双边合作仍然是主要的国际合作形式,在国际金融机构的监管中发挥主要作用。中国也应当重视这一方式的运用,尤其是在信息披露及反洗钱领域,加强与其他国家监管机构的合作。特别是要加强同美国的合作,因为到目前为止,美国所管理的对冲基金资产占了全球对冲基金的半壁江山,全球前十大对冲基金公司有九个在美国,因此,美国的对冲基金最有可能对我国产生影响,美国当局对对冲基金的监管也将会影响到世界各国的监管制度。

国际能源企业ESG责任发展对中国能源企业的一系列启示与建议

King & Wood Mallesons logo

随着全球投资者对环境问题关注的持续升温,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能源结构都在向着可持续发展的方向迈进。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我国力争2030年前碳达峰、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双碳”)的目标。此外,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21年10月印发的《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2022年3月29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印发《2022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提出增强供应保障能力,坚持深入落实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要求,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着力培育能源新产业新模式,持续优化能源结构,这与ESG的理念吻合,进一步释放ESG信号。

一、能源企业为何需要关注ESG?

ESG是环境(Environment)、社会(Society)、治理(Governance)(“ESG”)的英文缩写。不同于传统投资对企业财务表现的关注,ESG的核心理念是关注企业在环境、社会、治理三个维度的表现,通过纳入非财务因素去评估企业价值及其在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履行社会责任等方面的贡献。2016年以来,国际ESG投资发展迅速。随着国际金融业普遍向绿色金融、低碳经济转型发展,低碳和零碳行业发展利好,可再生能源(风电、光伏)、电气化交通、新能源汽车等新能源及相关技术行业成为新增长引擎,各国能源结构也正在经历重大改革。随着可持续发展观念的深入,ESG逐渐成为评价企业表现和指导投资的重要标准,对企业的生存与竞争力有着重要影响。

二、境外能源企业ESG实践

1. 境外ESG主要相关法规政策

在全球层面,2009 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联合国全球契约(UN Global Compact)、联合国环境署金融倡议组织(UNEP FI)及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UN PRI)共同发起联合国可持续证券交易所倡议(SSE)。2015 年,联合国可持续证券交易所倡议(SSE)发布了 ESG 信息披露指导手册模板(Model Guidance)以帮助交易所制定 ESG 指南。

2. 境外大型能源公司ESG实践

(1)环境(E)维度主要关注点为气候变化以及可持续发展两个方面。一方面,由于全球气候变化导致了企业生产环境的改变,从而影响企业决策过程,境外能源企业逐步开始根据气候变化感知因素来进行投资决策;另一方面,随着资源消耗以及随之而来的环境污染,境外能源企业在投资决策的过程中也逐步开始关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以英国石油(bp)和壳牌(Shell)为代表,其考量集中在“净零耗能”和“关心地球”两方面。“净零耗能”包括净零耗能运营、生产及销售、减少甲烷、以及加大新能源投资;“关心地球”包括加强生物多样性、循化经济、保护水资源、以及空气质量。道达尔(Total)在MSCI ESG 指数的规定下,环境维度的议题包括了气候变化、自然资源、污染与废物以及环境机遇等。

三、对中国能源企业的启示

1. 公司治理层面,加快ESG体系的搭建

从战略层面,应保证最高管理层的ESG战略和目标符合合规要求,这对于能源企业的董事、监事、高管(“董监高”)的履职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董事会不仅应当了解ESG评价体系以及如何降低相关风险,也可以从组织架构上将内部监管责任分配给专门委员会。比如设置专门的管理机构,相应配备管理人员及执行人员负责环保合规工作并依据ESG维度要求搭建管理体系等。

若董监高在公司治理方面出现失职,投资人或股东可能就ESG发起股东代表诉讼。2021年,因对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多年来在可再生能源的缓慢布局和对ESG的不重视感到不满,以对冲基金Engine No.1为首的股东发起了代理权争夺战,并以Engine No.1提名的三位候选人加入董事会告终 。2022年3月,环保机构ClientEarth以壳牌董事未能落实壳牌公司“净零计划”,违反董事职责和法定义务为由提起诉讼,控诉其决策与环境保护目标不符,损害公司长远利益,提升投资者的风险。ClientEarth还利用索赔积极寻求壳牌其他股东的支持,特别是股东中的机构投资者。可见,绿色环保要求已经由概念转为对公司治理层面具体而迫切的要求。

2. 将ESG因素纳入项目投资全流程

(1)环境风险:能源企业及具体项目的环保合规风险

(2)社会风险:持续监测项目实施全流程对当地社区的影响

3. 持续关注全球ESG披露动态,外部定期披露ESG报告

能源企业由于其生产经营的特点需重点关注有关披露要求,特别是涉及境外项目时,需特别注意遵守项目所在国ESG相关法律或监管的要求。2022年4月28日,SEC正式向法院起诉巴西上市矿业公司淡水河谷公司(Vale S.A.),指控其在Brumadinho大坝发生倒塌事故前对大坝的安全性作出虚假和误导性声明 。SEC指出Vale公司的ESG信息披露涉嫌 “故意操纵大坝安全审计,获得虚假的稳定性声明,并以此故意误导当地政府、社区和投资者”。因大坝倒塌事故,Vale公司市值损失已超过40亿美元,还面临着因ESG虚假披露可能被美国法院判处的巨额处罚。

中国对冲基金的发展

不难看到,发展中国家债务问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美国等利用自身优势地位对发展中国家进行系统性“收割”。美西方凭借其经济、资本实力和美元霸权,通过肆意扩张或收缩货币供给、恶意做空等方式,攫取资源和利益,使一些发展中国家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负担,这才是有关国家落入发展陷阱的真正原因。(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郭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