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外汇交易入门相关问答

市场风险如何回避

青岛日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调整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
内部投资结构的公告

Copyright 1998 Shanghai Securities News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400-820-0277 地址:中国上海 浦东杨高南路1100号 E-MAIL:[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13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沪)字第01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80571

市场风险会成为系统性风险吗? 流动性和融资指标是关键

Insight Video Mobile Banner

分散投资 并不能消除亏损风险。概不保证投资组合会实现其投资目标。投资组合面临市场风险,即投资组合所持有的证券市值可能下跌,因此投资组合股票的价值可能会低于您买入时的价格。经济和其他事件(比如自然灾害、健康危机、 恐怖主义、冲突和社会动荡)可能给市场、国家/地区、企业或政府带来重大影响,导致市场价值瞬息万变。 这些事件的发生时间、持续时间以及潜在的不利影响(如投资组合流动性)难以预测。因此,您可能损失投入该投资组合的本金。请注意,本投资组合可能面临某些额外风险。 固定收益证券 受发行人及时支付本金和利息的能力(信用风险)、利率变动(利率风险)、发行人信誉和一般市场流动性(市场风险)的影响。在当前的升息环境下,债券价格可能下跌,并且可能导致阶段性波动及投资组合赎回增加。在降息环境下,投资组合产生的收益可能会减少。期限较长的证券 对于利率变化可能更加敏感。按揭抵押证券和资产抵押证券对提前还款风险较为敏感且具有较高的违约风险,并且可能难以估值和出售(流动性风险)。此类证券还面临信用、市场和利率风险。该策略购买的某些 美国政府证券 ,如房利美和房地美发行的证券,没有美国完全信任与信用条款支持。其发行商未来可能没有资金履行其支付义务。 高收益证券(“垃圾级债券”) 是评级较低的证券,可能具有较高的信用和流动性风险。 公开银行贷款 面临较低评级证券的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 外国证券 面临货币、政治、经济和市场风险。与投资于境外发达市场的风险相比,投资于 新兴市场 国家/地区风险更大。主权债务证券 面临违约风险。 衍生工具 可能会不成比例地增加损失,并对业绩产生较大影响。此类工具或许还面临交易对手、流动性、估值、相关性和市场风险。 限制性和缺乏流通性的证券 可能比公开交易的证券更难出售和估值(流动性风险)。

历史业绩不代表未来结果。音频中提及的回报是代表性指数的回报,且无意描述特定投资的表现。

分发:本通讯仅供当地法律或法规允许分发或提供的司法管辖区居民使用,且仅向该等居民分发。

爱尔兰: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注册办事处:The Observatory, 7-11 Sir John Rogerson's Quay, Dublin 2, D02 VC42, Ireland。该公司在爱尔兰注册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编号为616661。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受爱尔兰中央银行监管。 英国: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授权并监管。该公司在英国注册,注册编号为1981121。注册办事处:25 Cabot Square, Canary Whaf, London,邮编:E14 4QA,由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授权并监管。 迪拜: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办事处地址:Unit Precinct 3-7th Floor-Unit 701 and 702, Level 7, Gate Precinct Building 3, 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 Dubai, 506501, United Arab Emirates 电话:+97 (0)14 709 7158)。 德国: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德国分公司办事处地址:Grosse Gallusstrasse 18, 60312 Frankfurt am Main, Germany(类型:分公司(FDI),根据§53b 市场风险如何回避 KWG)。意大利: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米兰分公司(Sede Secondaria di Milano)是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在爱尔兰注册,受爱尔兰中央银行监管,注册办事处位于The Observatory, 7-11 Sir John Rogerson's Quay, Dublin 2, D02 VC42, Ireland)的分公司。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米兰分公司(Sede Secondaria di Milano)在意大利注册,注册办事处地址:Palazzo Serbelloni Corso Venezia, 16 20121 Milano, Italy,公司编号和增值税编号为11488280964。 荷兰: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注册办事处地址:Rembrandt Tower, 11th Floor Amstelplein 1 1096HA, Netherlands。电话:31 2-0462-1300。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是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的分公司。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受爱尔兰中央银行监管。法国: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巴黎分公司是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在爱尔兰注册,受爱尔兰中央银行监管,注册办事处位于The Observatory, 7-11 Sir John Rogerson's Quay, Dublin 2, D02 VC42, Ireland)的分公司。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巴黎分公司位于61 rue de Monceau 75008 Paris, France,在法国注册,公司编号为890 071 863 RCS。 西班牙: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西班牙分公司是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在爱尔兰注册,受爱尔兰中央银行监管,注册办事处位于The Observatory, 7-11 Sir John Rogerson's Quay, Dublin 2, D02 VC42, Ireland)的分公司。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西班牙分公司在西班牙注册,注册地址为Calle Serrano 55, 28006, Madrid, Spain,税务识别号为W0058820B。 瑞士: 市场风险如何回避 Morgan Stanley & Co. International plc(伦敦)苏黎世分公司 由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授权和监管。该公司在苏黎世商业登记处注册,编号为CHE-115.415.770。注册办事处:Beethovenstrasse 33, 8002 Zurich, Switzerland;电话:+41 (0) 44 588 1000。传真:+41(0) 44 588 1074。

香港: 本文件由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发行并在香港使用,并只提供予《香港证券及期货条例》(第571章)所界定的“专业投资者”。本文件所载内容未经包括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在内的任何监管机构审查或批准。因此,除非根据有关法律可获得豁免,否则不得向香港公众发行、传阅、分发、发布或提供本文件。 新加坡: 本文件不应被视作直接或间接向新加坡公众或任何公众人士发出的认购或购买邀请,但以下人士除外:(i)《证券及期货法》(新加坡法律第289章)第304节中规定的机构投资者;(ii)《证券及期货法》第305节规定的“相关人士”(包括认可投资者),且相关分发须遵照《证券及期货法》第305节规定的条件进行;或(iii)符合及遵守《证券及期货法》任何其他适用条例之条件的其他人士。本文件未经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审核。 澳大利亚: 本文件由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在澳大利亚发布,澳大利亚公司编号:122040037,澳大利亚金融服务牌照编号:314182,且该公司同意对文件内容负责。本文件的发布及其使用,仅面向《澳大利亚公司法》界定的“批发客户”。

美国: 独立管理账户可能并不适合 所有投资者。根据本策略独立管理的账户包含许多证券,且不一定会跟踪任何指数的表现。投资前,请认真考虑本策略的投资目标、风险与费用。有最低资产水平要求。有关投资经理的重要信息,请参阅ADV表格第2部分。

投资前,请仔细考虑基金的投资目标、风险、费用和开支。募集说明书包含该信息以及关于基金的其他信息。若需要募集说明书,请在morganstanley.com/im下载或致电1-800-548-7786。请在投资前仔细阅读本募集说明书。

Morgan Stanley Distribution, Inc.担任摩根士丹利基金的分销商。

未经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承保|未提供银行担保|可能亏损|未经任何联邦政府机构承保|并非银行存款

欧洲、中东和非洲:本营销通讯由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发布。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受爱尔兰中央银行监管。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基金管理(爱尔兰)有限公司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在爱尔兰注册成立,公司注册编号为616661,注册办事处地址:The Observatory, 7-11 Sir John Rogerson's Quay, Dublin 2, D02 VC42, Ireland。

加快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化建设,促进数据要素充分开发利用

一是数据的特殊属性使其产权界定困难。尽管数据要素在商业上的应用越来越广泛,但是数据的交易却因为产权界定问题进展缓慢,开放免费的公共数据存在质量差和使用价值不高等问题,而非公共数据又因为隐私问题和商业秘密等被个别平台企业所独有,这使得在目前数字经济发展迅速的时代下,海量的数据分享动机不够、利用率较低。数据产权问题已经成为平台企业不容回避的竞争焦点。但是,由于数据的非排他的特殊属性,在平台企业对其使用过程中,数据的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和处置权等相关产权的界定与传统生产要素相比更为困难。

二是个人隐私保护与经济发展矛盾凸显。平台经济的发展要求必须使用个人数据才能为消费者提供服务,部分涉及个人隐私的数据被平台企业收集在所难免,也伴随着个人信息被过度收集的隐患。而这些个人隐私数据一旦被泄露,人身财产安全将受到威胁。然而,隐私保护的数据与商业情景下的大数据所关注的对象并不等同。隐私保护一般对应保护单个个体的数据,与商业情境下使用的是某特定群体的大数据集并不完全是总和的关系。例如,平台企业可以根据后台数据库,进行用户画像分析,生成的分析结果并不涉及到具体个人状况,但如果这部分数据被泄露和非法利用,包含在其中的个人隐私就会受到侵犯。这就导致数据价值和数据安全所规范的数据并非同一层次的数据,产生的矛盾对数据要素的规制提出了新挑战。

三是各类数据的流通共享仍然存在障碍。政府数据共享层面,内外流通的壁垒依然存在。政府内部之间存在数据孤岛,出现多头采集、数据不一致等问题,难以形成整体合力。数据的对外流通方面,政府部门出于安全担忧、开放范围不确定性以及部门利益等原因,开放数据的意愿不高,共享的数据权威性、规范性不足,政府数据的利用价值尚未完全激活。企业数据共享层面,共享渠道存在“三不”阻碍,即企业或为保持自身竞争力而不愿共享数据,或担心商业数据泄漏而不敢共享数据,或数据标准不同而不能共享数据。与此同时,数据垄断问题也日益凸显,长此以往很有可能阻碍经济的正常发展。

第一,明确数据产权界定规则。合理的数据产权界定应以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为目标。首先,根据数据处理主体的不同,可以对数据产权主体进行进一步类型化。根据“场景性公正”原则,结合数据具体的使用场景、使用过程的参与者等因素,本着能够更好地体现公平公正以及尽可能大的实现数据价值的原则来确定数据产权。其次,融合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溯源,为数据确权提供一种更好的解决方法。此外,利用区块链具有可追踪的特性,可以知道数据是否曾被使用、曾被谁使用、曾被用于什么,从而更有效地对数据进行管理,防止数据被再次复制、传播,利于界定和保护数据产权。再次,具体到数据要素的交易机制,可以将经济主体对数据要素的权益作为用益权,而不是所有权,同样的数据要素由于其无成本的复制能同时被两个经济主体同时“拥有”,用所有权就难以解释经济主体与数据要素的关系,此时用益权就能较好地解释交易后的数据要素权益。最后,将数据要素交易解释为一种服务,数据所有者向数据购买者提供了数据服务,服务期内数据所有者不仅提供了数据,还可以进行数据更新、技术支持等服务。同时可以决定到期后对于数据进行何种处理,而且一个数据提供者可以向多个数据购买者提供数据服务。

第二,优化完善隐私保护政策。现阶段对于隐私保护政策的主要担忧是过度严格的隐私保护政策会损害数字经济的发展,因此可以考虑以下几个方面:隐私问题涉及到个人数据,对隐私的立法可以重点关注个人数据,同时应充分考虑大数据时代下个人隐私泄露的问题,以平衡隐私保护和经济发展;对于个人数据,可以使用加密手段,实现个人数据的脱敏。平台企业在应用时对个人隐私数据进行匿名化或加密处理,回应公众对隐私的关切。政府对于自身的数据收集与共享行为也要有更严格的规定,不仅要加强内部控制,尤其是政府内部无法处理数据,在与平台企业进行数字技术合作时,必须加强对数据安全的监管,从数据源头保护个人隐私;在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如科研等,可以做出一定的宽限;在制定隐私保护政策的同时,有必要提高公民隐私意识,加强相关部门对平台企业收集和使用数据时的隐私监管;区分个人数据和个人信息,我国在《民法典》中采取了区分个人数据和个人信息的立法安排,有条件进行二者的灵活切割,保障个人数据的合理商业应用。

第三,多措并举促进数据流通。首先,加快推进公共数据开发利用,在盘活现有政务数据资源的基础上,推动数据跨业务、跨部门、跨层级、跨区域、跨系统的流通共享,同时加快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建设,进一步优化公共数据共享利用体系。其次,加快完善数据流通共享机制,统一制定相应的数据标准,同时重视加强数据安全的管理和建设。再次,高度重视数据垄断问题,鼓励数据收集企业在适当的范围内共享数据,并提供相应的配套政策,鼓励企业主动交易或分享数据来创造更大社会效益。最后,借鉴知识产权的保护方法,权衡事前效率和事后效率。事前效率上,政府需要激励企业付出大量资金技术收集数据,如果企业考虑到数据会被强制共享,将减少自身收集的数据,反而让市场失去了动态效益;事后效率上,企业收集到的数据能够共享给其他企业,从而产生社会效益。建议有关部门对企业做出承诺,如在数据收集之后的一段时期内不需要强制共享给其他企业或机构,保证企业能够享受收集数据之后带来的收益和回报,促进企业进行前期的数据收集。长期来看,在企业利用收集到的数据获得了足够的回报之后,数据就需要以某种特定的形式进行社会共享,在产生社会效益的同时也能够降低企业采取数据垄断行为的可能性。

反垄断法实施14年后首次修改

反垄断法实施 14 年后首次修改

明确禁止轴辐协议。中国反垄断立法在2021年两部针对特定行业的反垄断指南(分别针对平台经济和原料药)出台之前,一直没有对轴辐协议作出明确规定。修改后的《反垄断法》设置专门的条款(第19条)禁止经营者“组织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或者为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提供实质性帮助”。市监总局发布的《禁止垄断协议规定(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明确“组织”和/或“实质性帮助”是指该经营者对协议的主体范围、主要内容、履行条件等具有决定性或者主导作用;故意通过其行动促进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的间接意思联络;或者在支持达成或实施垄断协议方面作用显著。

转售价格维持行为采取更宽容的立场。转售价格维持行为长期以来一直作为中国的反垄断执法重点之一受到严厉查处。与欧盟的做法类似,在中国反垄断执法实践中,转售价格维持行为推定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影响,原则上一经查实即违反《反垄断法》,只有在修改后《反垄断法》第20条所规定的极其例外的情形下满足一系列严格的前提条件方可获得豁免。《修改决定》增加了经营者可以进行无反竞争影响抗辩的规定。但是,主张其价格管控措施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影响的经营者需要面临较高的证明责任。

纵向限制适用“安全港”规则。《修改决定》在法律层面对纵向限制的监管作出了有意义的尝试。修改后的《反垄断法》第18条第3款设置了基于市场份额和其他条件(有待后续规则进一步细化)的“安全港”规则,即市场份额低于一定标准的经营者的纵向限制在满足一定条件后将推定豁免。

关注平台经济领域数据、算法、技术、资本有时和平台规则的利用。随着国内外稳步推进对互联网领域特别是平台经济的反垄断监管,《修改决定》也适时地明确了《反垄断法》在平台经济领域适用。

可以预见,反垄断执法及司法机构未来也将更加关注(1)互联网平台企业涉及数据、 算法、技术以及平台规则的市场竞争活动,包括互联网平台企业之间的数据或技术合 作;(2)互联网平台企业针对平台内企业和/或消费者制定的平台规则、算法规则;以 及(3)数据、算法或技术驱动型并购交易。

《商法摘要》由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协助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之用。读者如欲开展与本栏内容相关之工作,须寻求专业法律意见。读者可通过以下电邮与贝克·麦坚时联系:吴昊(上海)[email protected]